Material Design:软件是用什么材料做成的?

软件

“这是一个非常先进的设计形式,它就像是魔法纸张一样难以分辨。”谷歌负责设计业务的副总裁Matias Duarte是这样描述Material Design中心原理的。它也代表了谷歌公司全新的设计方向,是对新设计理念的暗喻,规定了软件的外观和行为。谷歌的设计团队觉得需要有更加一致的外观和感觉,而且能够应用于他们所有的产品,比如安卓, Chrome OS ,网页。其他公司要么从色彩基调着手,要么制定出一套设计原则,但是 谷歌并没有这样做,他们是从一个问题开始探索的,这个问题就是,软件是用什么构成的? 这一问题有些奇怪,也有些不太好理解,是吧?

物质和形式

对于上面那个问题,谷歌的答案来自于对设计的探索。Jon Wiley是谷歌搜索的首席设计师,他和同事Nicholas Jitkoff正在研究Google Now里面无处不在的卡片。他们研究那些滑动卡,而且想知道一个问题的答案: 当用户把一个卡片刷走之后,这个卡片的下面是什么?

design

“这听上去像不像是一个无知的问题?” Duarte说道,“但是它就像是一个强大的火种。”它带领团队针对我们每天使用、每天接触的软件元素,想出了一种全新的思维方式。谷歌并没有去研究屏幕上的像素和抽象层,事实上,这个团队认为用户滑动的这些卡片和表面,其实是真实、有形的物体。

如果这些卡片是真实的物质,那么就会有属于自己的物理属性,也就意味着它们在屏幕上的行为和移动是有规则的。 你无法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做任何事,就像对于物理对象你无法做任何事一样。于是谷歌团队着手创造了这个隐喻的材料,这就像是有点儿魔法的纸张。材料设计是扁平的,它会比背景的表面略微浮高一点,并以白色为主色调。另外,投影和光源照明也保持了一致性。当用户移动卡片的时候,不仅仅是消失,还会滑走掉;这些卡片不会自己移动,只有在用户移动它们的时候才会移动。

结合更加大胆,更加明亮的颜色选择和更大的字体,材料和外观成为了其他设计的基础。你可以看到这一设计在Android L里面的应用,它有各种各样的颜色和表单,同时还保持了位置感和一致性。

Wiley和Jitkoff表示,全新的设计美学不仅仅是一次“变脸”,而是对谷歌设计理念的一次革命。在2012年和2013年,谷歌开始着手设计一个名为Project Kennedy的项目,目的就是统一公司里的设计。如今,随着推出Material Design,谷歌的目标又向前进了一步。正如Jitkoff所说,“作为一个整体,平台将会传达这种多色彩光的感觉。Logo是多彩的,这是多彩的表达方式;首页也是简单的,这就是简单的表达方式。”

创造力和约束

Durarte表示,Material Design统一了谷歌的思维,不过他也承认是一种约束。这些约束会让设计决策变得更加简单,也更具一致性。举个例子,比如我们会翻开一个卡片,然后看看它背后是什么。在Material Design的世界里,会使用欺骗的手法。 这就好像软件是真实的,是一种在那些设备里面的物理实体,而在一个手机里面是不可能把一张卡片给翻过来的,谷歌也做不到

我们会通过直接接触来理解物理实体,Duarte说道,而软件往往会打破我们的模式和期待,这就好象是在科幻电影里面发生的事情不遵循自身的内部逻辑一样。当然,Duarte也许表现的有些更直接,他略微嘲讽了一下苹果的iOS系统和界面中飞行效果。”设计其实就是在约束中寻找解决方案,”Duarte说道,“如果没有约束,就没有设计——这就是艺术。”

谷歌的设计师们坚持拒绝给这个全新的虚构材料命名,他们给予了这种材料更多弹性,并且增加了一种形而上的神秘主义色彩。这点非常重要, 因为尽管这些材料遵循了一些物理规则,但不会陷入拟物化(skeuomorphism)设计的陷阱。这些材料不是一对一的模仿实体纸张,它还有一些“魔术”效果。

为什么呢?因为它可以做实体纸张无法做到的事情,比如随着动画扩大和缩小(如下图所示)。对于谷歌而言,那些动画是非常重要的,因为它们可以帮助用户理解自己处于App的什么位置和阶段。“许多软件,都有一种电视机或是电影跳跃剪辑的感觉,”Wiley说道,这种感觉会让你忘记自己所处的时间和地点。对于App应用而言,你可能能希望它更像是一部舞台剧,“它会从一个时刻到下一个时刻,”Wiley说,“场景变化,以及在舞台上发生的事情是经过编排的,也有起承转合,这还是很有意义的。”

material

实质化

另一个更重要的事,就是这个材料能做到的是在你需要的时候出现。 多年以来,谷歌一直致力于研究像Google Now这些产品背后的算法,也把它变成了这个全新设计理念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。谷歌并无有要求用户去管理自己的数据,Material Design是要求用户相信,谷歌会在正确的时间给到他们所需要的东西。

这也是为什么Android Wear智能手表软件没有给用户提供太多功能,而只对通知提醒尤为重视。Alex Faaborg是 Android Wear 平台的设计师,他说,“对于手表来说,人们并不会花太多时间和这么一个设备进行太多交互,用户只想能扫一眼时间,然后看看信息,或是快速发出一个语音命令。”Alex补充说,“这种同样精神的设计理念不仅大量应用在了Google Now里面,还扩展到了谷歌旗下的整个平台。”

人们还是非常信任谷歌,以及他们神奇的纸张材料,但是Duarte表示,他们之所以推出Material Design是有一个原因的。“我们是希望想出一个最简单的解决方案。设计实践之一,就是尽可能的为用户把简单的事情放在第一位。 一旦侥幸实现了这一目标,那么你就可以再看看是否需要增加一些复杂功能。

软件

Parc 3.0

如果你以为Material Design仅仅是为谷歌的软件和网页带来一致的外观和感觉,那么就大错特错啦,因为它的背后实际上有谷歌更大的雄心,这颗雄心比 Android L 大,也比Android Wear大。 谷歌重视的,是我们思考计算机的隐喻和我们与计算机交互技术之间的关系

Duarte指出,“Xerox Parc(施乐帕洛阿尔托研究中心)做了非常出色的工作,我们知道他们开发了最早的图形化交互技术,包括可以叠加的视窗和可以点击和鼠标,这些都是极具开创性的。”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,这又不是开创性,因为它是一个实际桌面的虚拟版本罢了。不过这也让人更容易适应计算机世界,苹果在触摸屏上做了类似的事情,给我们带来了直接触摸和滑动这些元素。

如今,谷歌相信有一种软件设计模型,可以带领我们前进。Wiley指出,我们今天已经拥有了很多种输入技术,比如触摸屏,手势,语音命令,甚至还有谷歌自主开发的智能算法。他们都需要结合使用,并 给我们的大脑提供一种软件运作的模型,帮助我们直观地在不同设备上进行交互。

design

Material Design是一种框架,谷歌相信可以开发出相关的模型。在这里可以说的太多了,当然Meterial Design是有革命性的,就像是桌面模式和苹果的iPhone。但是Material Design似乎更好的结合了简单性和灵活性,同时让那些我们每天都受其“骚扰”的新技术更有意义。如果谷歌可以把Material Design较好地应用在网页,Chrome OS,以及Android上面,它将会帮助我们很好的过渡到这一设计理念上去,而且无需调整用户关于什么是软件,以及软件如何工作这些问题的认知模型。

现在,Material Design还只是一个想法,谷歌需要交付更多使用Material Design设计的软件,否则它仍然将是一个虚构的神秘物质。不过,正如Wiley指出,“我们目前还处于起步阶段,但不管未来怎样,谷歌都将会继续沿着这一设计理念走下去。”

“如果我们可以设计未来的材料,而不是现在的材料,会是什么样呢?”Duarte问道,“未来似乎就在拐角处。”

VIA theverge

相关内容

设计让通用电气“老树换新颜

您的回应...

相关话题

查看全部

也许你感兴趣

换一批

热门标签

更多